2.5次元的透明星人

你早就是我的

澄澄生贺

文笔奇烂

烂尾

ABO生子,会有聂瑶(是的,私设聂大和瑶瑶没事),忘羡

在江宗主生日前夕,莲花坞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倒不是宗主生日要过的多么奢靡,只是……小少爷和小小姐……正好百天,与宗主生日碰一起了。

想当初江澄费尽力气把这俩小包子生下来的时候,泽芜君和自家大儿子一起来了个漂亮的饿虎扑食然后绊在门槛上砸的青石地板咚的一声,差点血溅当场……吓得爱孙爱侄心切的蓝老先生差点心肌梗去见阎王……

差点造成血案的两个小包子此时依旧熟熟的睡着,白白嫩嫩的胳膊仿佛藕节一般。虽然还没长开,但已经渐渐显出了样子。姐姐长的更像江澄,但安安静静的,哭都很少哭。弟弟……我们要理解蓝大那熊猫一般的眼睛……

奶娘给两个小家伙换上漂漂亮亮的衣服可花了不少时间,虽说男孩子淘可她怎么没在大公子身上看到呦~

金凌则目不转睛地盯着动来东去的团子们,十分好奇地这里捏捏那里碰碰“别乱捏,阿澈出生的时候你又不是没看过。”“可是舅舅,这么小的女孩可是这辈里第一个啊,她什么时候才会头发长长的啊?”

的确,聂宗主一标就中了对双胞胎,两个小子几乎一刻不停。魏无羡二胎已经出生了,只是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姑娘。

鸢离是第一个女孩,是所有来宾的热情对待的对象。先是被整天盼女儿的聂宗主和魏无羡抱了个够,一会又被金凌一堆小辈捏来捏去,最后回到父亲怀里时委委屈屈的吐了个泡泡,却引得各家仙子母爱泛滥桃心四溢。为什么没人去捏念眠?不是不想,只是……太凶了,一看就是父子俩(ಥ_ಥ)

等到落日西坠,念眠和鸢离早就累的睡熟了,江澄才慢悠悠的开始拆礼物。

小朋友们的早就拆开了,蓝老先生整套的早教读物和雅正集直接被蒙了起来,忘羡夫夫送到长命锁戴起来了,聂瑶送到衣服和练习用的木剑可以以后再用,金凌送的两只小奶狗直接把魏无羡吓得窜到了柱子上面,还是先让弟子们养在小房吧……

江澄正收拾着,一双手却悄悄环过了松松系着腰带的纤腰。“晚吟~涣来就可以了,你先去歇下吧。”

“哈?今天可是我的生辰,你来拆礼物算什么啊?给你这个,帮我拽开,两个人拆的快些。”

蓝涣看着口不对心的恋人,往日和煦如春风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些。

其实也没什么好拆的,无非是一些仙草妙药,珍稀仙器,奇珍异宝,到了魏无羡这里到让他惊讶了一下,一对麒麟玉坠。雕工歪歪扭扭,一看就是那人亲手雕的。等到细细观察,江澄才吓了一跳,这一对麒麟的材质居然是修仙界有价无市的镇鬼玉。(不要吐槽,我真的不会起名(ಥ_ಥ))可以安宅保平安的,江澄笑了笑,把这对麒麟小心翼翼的放入了锦盒中。还没来得及吐槽一下魏无羡的雕工,便被蓝曦臣抱了个满怀。

“晚吟不好奇,涣送的生辰礼吗?”

“你……送了什么?”

蓝涣看着疑惑的伴侣,把手轻轻放到胸口。一道咒语倾泻而出。

“你,你干了什么?!”

“如此,涣,便全是晚吟的了。”

如同枷锁一般的咒语,他却甘之如饴,怀中的人是他此生最大的软肋,但也是让他一生死心塌地的精灵。那么为了自己最爱的人,枷锁又何尝不是甜蜜?

“撤了!我才不要这东西!”

蓝涣眼神几乎是瞬间暗淡,果然……不符合晚吟的心意呢……

唇上的触感让雅正的泽芜君几乎心跳过速,仿佛置身云端,但有一句话却让他心中的甜蜜几乎满溢。

“你早就是我的了,这个不算。”


关于被打问题……

如果风情有女儿……

ABO(大概……)

图书馆路上的产物,写的不好不要打我啊……

女儿名字叫风萝阳(其实原名叫慕阳……先是跟着情妹妹的,后来才和风信相认的,来自我另一篇脑洞,回头整整看看能不能发出来吧……)

秋高气爽的日子总是让人心情舒畅的,但并不包括现在黑着脸的风信……原因?

自家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你开心的起来?눈益눈

风信目眦尽裂地盯着远处说说笑笑的两人,目光幽怨的比前几天被跑去鬼市找师兄的奇英殿下揍的鼻青脸肿的戚容更甚……(戚容:狗奇英,狗日的引玉,老子只是路过!!!)

不过好在这小子没动手动脚,不然……

呵「 *▼ˍ▼」✄╰ひ╯

看着女儿玩够了开开心心的打算回家,风信也偷偷伸了个懒腰打算回去装成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只见那个高高壮壮的小神官曲起了手指往萝阳的额头上敲了一下,风信立马感觉血冲头顶,老子的女儿也是你能打的?!「▼皿▼#」

被镇守武神揍的小神官表示十分无辜,他根本就没有使劲,就被踹趴下了……(ಥ_ಥ)

“我操了,老子养萝阳是让你揍的?啊?”风信边打边骂,似乎打算把白菜被拱的心痛之情一起揍出来。

“父,父亲?别打了……我们闹着玩的……”

萝阳大概只起到了正催化作用……

“怎么了?”“爹爹,父亲跟别人打起来了!”

风信看着一脸懵逼的慕情,义正言辞,“他打萝阳!”说着便把差点被揍到路里的小神官拎到了

萝阳面前。“来,打回来!”

……

一直到就寝时间,风信还是气的忿忿的,慕情看着白天因为不满女儿只是轻轻敲了敲小神官的头,而一个暴栗把人揍进路砖的人。叹了口气,打算把人赶去床上睡觉,却被风信一把抱住。

“萝阳怎么那么像你以前啊……”“啊?”

“跟你以前一个样,受了欺负也不说,明明被人坑了还去干活,问你啥也不说……弄得别人担心……”

笨蛋……现在欺负我的,不是只有你一个吗……


风情 烤肉

从群里生出的灵感
南风扶摇,厄命若邪是团子系列(大概)
夏日的午后
玄真殿
“我真是操了!南风你把烤肉放下,还没熟呢!”
“巨阳将军眼力见长啊,终于可以分清楚肉有没有熟了。”
风信转过头,看着几小时前还在因为太子殿下带着血雨探花和若邪厄命来做客(蹭饭)而连翻了近百个白眼的恋人。此刻正搅拌着香喷喷的烤肉料,不由得傻笑了起来。
玩家风信得到慕情的白眼一枚
慕情懒得管那个活了八百年一点长进也没有的家伙,手疾眼快地将叼着鸡腿准备开溜的南风一把拎起来。“吐了,果然是个小野蛮人,味觉迟钝的跟他爹有一拼。去和扶摇玩。”
南风看着摇摇晃晃走过来的奶娃娃,忙丢下了手里的鸡腿,急急忙忙的离开背后的大型调情现场:“来,看哥哥舞刀!”
大型调情现场:
“我操了,慕情,你说谁是野蛮人?!”
“难道不是吗?某个八百年葱和韭菜还没分清楚的野蛮人?”
风信眼观鼻鼻观心,想到之前因为吧韭菜当葱炝锅导致慕情发火一个月没让他进卧室的事情。果断决定去把柴劈了。
劈柴的后院
“对对对,厄命真厉害,劈的又快又好。”
“哥哥去歇歇吧,这柴我劈就可以了。”
“没关系啦三郎,若邪还没醒,没关系啦。”
“哥哥这么操劳我会担心的。”
“三郎……”
“哥哥……”
我可以回去吗-_-#
风信果断去前院调戏慕情了,因为在南风面前亲了一口慕情而被慕情红着脸拿砍马刀追杀。
追杀的后果……肉糊了
“风信你个混蛋(;≥皿≤)”
风信嘿嘿傻笑地被赶去刷烤架
“欸?慕情你把烤肉扔了?”
“不是刚刚让你扔的吗?”
“可是没了啊?”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谢怜端着一锅绿油油的东西从厨房出来,“昨天在书上学了胡辣汤的作法,你们尝尝味道怎样?”
风信慕情对视一眼,果断拎上南风扶摇决定跑路。
“哥哥的汤有些淡了。”
“爹爹的汤好好喝~”
不亏是绝啊……